蔡慎坤:82万亿的大蛋糕哪里去了?

把GDP比做一个大蛋糕,2017年,GDP这个中式大蛋糕已经越做越大,大到快成为世界第一,82万亿人民币相当于12万亿美元!然而,中国GDP数字非常奇特,政府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是30%,民众收入总额占GDP的比重25%左右。两者相加只有55%,构不成一块完整的蛋糕。其中缺失的部分,也就是还有45%,人们不知道去了哪里?

2017年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5974元人民币,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6396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432元。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22408元,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33834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11969元。光看这组数字,是不是觉得中式大蛋糕非常奇特,也就是说,蛋糕虽大,民众分切的却不到GDP的一半,因而理想中的国强民富还只是一个梦!

GDP暂时略大一点的美国,2017年GDP超过19万亿美元,而美国的GDP显然跟美国人的年收入有着密切的关系,比如2015年美国人的收入总和大约是12万亿美元,占当年GDP数字16.2万亿美元的65%左右。也就是说,美国人分切的蛋糕远远超过GDP的一半,怪不得美国看上去消费兴旺民众购买力很强,只有联邦政府靠举债度日,或者是地方政府常常闹着破产。

2017年中国零售总额达到5.8万亿美元,即使不考虑虚假成份,也还只是和美国持平,而美国人口只有3.2亿,中国人口是13.8亿。两国零售额齐平意味着3.2亿美国人的消费和13.8亿中国人的消费水平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只占中国人口总数23%的美国,零售消费总额和一个拥有近14亿人口的中国一致,不知道美国究竟是在衰落还是依然强大?

中国职工工资总额占GDP的比重有数据显示是逐年下降,从1991年的15%降低到2005年的11%;而发达国家囯民收入总额占GDP的比重一般在50~65%之间,加上政府财政收入占40%左右,两者相加差不多是100%。而中囯缺失的那一部分蛋糕,很可能是腐败成本,抑或被各种名目繁多的隐形税费吞噬掉了。

与GDP相比,财政收入对国家来说似乎显得更为重要。因为GDP是虚的,财政收入是实的,是攥在政府手里的钱,是权力能够动用的财力,是能够转化为权力意志的杀手锏!有了这些钱,可以去投资公共基础设施,可以改善民生福利,可以用于国防军事建设,可以对外慷而慨之,可以对内加大维稳力度,也可以用于声色犬马以及各种肮脏的腐败交易。

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财政收入是16万亿,占GDP的比重只有22.32%。如果加上社保基金5.3万亿元,政府性基金收入4.66万亿元,国有资本经营收入2691.93亿元,行政交通罚没收入等等几大项简单相加,这个数字或许高达27万亿!2016年中国GDP为74.41万亿元人民币,公开拿走的税费超过GDP三分之一,如果算上各种隐形的税费乃至见不得阳光的腐败成本,中国的税负水平或许超过世界上许多富裕发达国家。

中国税制与国外税制有一个重要区别,就是政府的财政收入除了税收之外,还有一个几乎可以与之并驾齐驱的收入主体:包括预算内收费、预算外收入、制度外收入等等。只有把这些统统加起来与GDP相比较,才是真正的“宏观税负”。如果再把制度“之外”的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还有形形色色的腐败贿赂支出以及因通货膨胀而提高的实际税率,那就更加说不清楚税负到底是多少了。

中国的税负之重有目共睹,连“中国石油”这样的垄断企在也不停地发过牢骚,说在中国一箱油至少有半箱税!中国石油高管在多个场合透露囯内油价高主要是税收太高,油价中至少包含了48%的税费。以房地产税收为例,中国涉及房地产的的税费多达180多种,难怪房地产大佬任志强喊冤说房价里70%都是税费,中囯房价只涨不跌,就在于房地产己经成为重要的支柱产业或者说是“摇钱树”,不再是什么民生领域。

中囯市场上无论是进口车还是合资车,价格都要远远高于囯外同类车型,究其原因,除了垄断经营牟取暴利,主要还是高税收!比如一辆进口车在中国要缴三个税种:关税、消费税、增值税,关税税率25%,消费税因排气量不同,从1%—40%不等,增值税17%。以一辆从德国进口的4.4升宝马X6为例,到岸价50万元,缴完这三种税,进口成本就达到121.8万元。进口车在中囯价格翻倍,合资车在中国定价过高,都是因为税收所致。

世界银行曾对不同国家收入水平类型提出过一个划分标准:人均GDP低于785美元的国家为低收入国家,宏观税负平均值一般为13.07%;人均GDP786—3125美元的国家为中下等收入国家,宏观税负平均值一般为18.59%;人均GDP3126—9655美元的国家为中上等收入国家,宏观税负平均值一般为21.59%;人均GDP大于9656美元的国家为高收入国家,宏观税负平均值一般为28.90%。

按照这个标准,中国目前人均GDP为中上等收入水平,宏观税负却超过了高收入国家。高收入国家提供的社会福利保障,中国却没有兑现,贫困人口依然还是一个不可怱视的庞大群体,杨改兰那样的家庭并没有因为中国GDP到了82万亿完全绝迹!民政部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到2015年底,全国仍有城市低保对象1701.1万人,每月平均低保发放标准仅为451.1元,全国农村低保对象4903.6万人,年人均发放标准仅为3177.6元。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曾引用美国马里兰大学专家的言论,指出住房、教育和医疗保险已经成为背负在西方中产阶级身上的“三座大山”。所谓中产阶级除房贷、教育、医疗、养老之外,车子和日常生活消费也是不小的开支。而在中国,许多家庭被这“三座大山”压得气喘吁吁,国家统计局官员却说在中国月收入2083元,就算中等收入群体了。如果和领取低保的城乡居民来比,月入2083元,的确可以过上小康生活了。

日本在战后经过20多年的高速发展,国民收入很快赶上并超过了欧美发达国家。韩国也是如此,韩国60年代人均国民收入不过90美元,1995年突破1万美元之后,2007年进一步突破了2万美元。而在中囯,只有极少数商贾富豪、大企高管、资本大鄂、名流权贵富得流油,绝大多数人的收入并没有随着经济高速发展同步增长,偌大的GDP蛋糕并不意味着全民共同分享到了美味和甘甜,庞大的低收入群体面对货币贬值生活成本上涨,生存压力反而越来越大。

著名金融学教授佩蒂斯曾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提醒这个大国,应该把财富从国家转移到普通大众的手中,利益集团必须停止掠夺敛财。佩蒂斯解释,中国GDP持续的快速增长是由越来越浪费的投资带动的,是由不可持续的债务增加带动的,这显然牺牲了普通大众的利益。政府为了保持高增长,让普通大众付出了巨大代价,结果,个人购买力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份额已下降到危险的水平,为了将经济重新平衡转向消费,中国必须通过大幅减少投资和贷款,来消除全民未来的负担。

空头大师查诺斯也曾警告中国,用投资支撑的经济最终将崩溃,而不是经济学家所吹嘘的持续繁荣,查诺斯并不理会中国GDP数字。“经济活动不等于创造财富。你如果盖一座桥,然后这座桥每隔5年就要塌一次或拆一次,于是你每过五年就要盖同一座桥,这能转化成为很多很多GDP增长,但显然不会增加国民的福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