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平台洗钱、虚假交易、被诉操纵市场

“现在比特币跌得这么惨,卖掉又要收手续费,只能放着看看了。”玩家张林(化名)对于自己在高点入市,有点懊恼。

昨日截至12点19分,比特币在13210.85-14090位置之间震荡。此前,在多轮所谓的利好消息刺激下,比特币从年前的7000元/枚左右的价格持续走高至21019.89元/枚,但目前又跌去近三分之一。

比特币等资产因其暴涨暴跌的特性,受到了投资者和监管部门的关注。

7月15日结束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提出,“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院长黄震表示,目前数字货币、虚拟货币等尚未纳入监管,很多新兴的交易市场、要素市场等尚未纳入监管或监管薄弱。

新京报记者获悉,有关部门在此前对比特币交易平台币行、火币和BTC100的检查中发现,币行未履行反洗钱义务,曾被不法分子利用从事洗钱活动;火币曾因涉嫌市场操纵而被投资者起诉至法院;BTC100则存在虚增其平台比特币交易规模的情况。

对此,币行方面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已经针对性地升级了反洗钱措施,截至发稿,未从火币网、BTC100方面得到回应。

今年以来,随着比特币的暴涨,各种打着“数字货币”旗号的山寨币甚至“传销币”不断出现。业内人士提醒,投资者对于这些“数字货币”要擦亮眼睛。

通过比特币洗钱,币行未尽审查义务

“个人换汇额度一直都是5万美元,但央行检查前,比特币平台却能够提供一个类似 地下钱庄 的功能,通过把比特币从国内钱包转到国外钱包的方式,把钱转到境外。”一位从业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

比特币是一种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数字货币”,拥有去中心化(不依靠某个政府)和匿名性的特点,吸引了一大批拥趸——同时,也正是因为这些特点,频频被犯罪分子利用。

来自裁判文书网的资料显示,OKCoin作为国内三大平台之一,就因为平台未履行合规要求,一度成为犯罪分子的洗钱工具。

根据官网介绍,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OKCoin币行成立于2013年6月,主要面向中国区用户提供人民币对比特币、莱特币、以太币等数字资产买卖服务。

根据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黑民终第274号民事判决书,2014年7月,犯罪分子曾将电信诈骗获得的200万元充值到在OKCoin交易平台币行注册的账号,分批多次购买共计553个比特币,同时进行提币操作,将比特币转到比特币钱包,最后在澳门地下钱庄将比特币卖出,完成洗钱活动。

判决书指出,在发现该账户交易存在异常(短时间内大量购买并提取比特币)的情况下,平台没有及时尽到审查、监管义务,放任犯罪嫌疑人在短短一个多小时内购买价值200万元的比特币,并同时将比特币提出交易平台。

“由于乐酷达公司(OKCoin币行平台方)的不作为行为,被犯罪嫌疑人利用顺利完成洗钱犯罪,客观上造成受害人巨额财产被犯罪嫌疑人转移挥霍、无法追回的后果,乐酷达公司对受害人的损失应当承担主要赔偿责任。”判决书认为。

对此,OKCoin方面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公司成立之初反洗钱措施比较基础,不够严格和完善。经历过这个事件后,平台就系统性地升级过几次反洗钱规则,加强了实名制的管理。”

另一家位于上海的平台比特币中国,也曾被洗钱者关注。据财新报道,伊世顿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曾经尝试使用虚拟数字货币比特币转移非法所得。2015年5月,伊世顿公司的两名高管向比特币中国表示希望每月购买1万个比特币,但没有透露购买总量。由于金额巨大,同时伊世顿方面无法提供身份证明及资金证明,双方合作告吹。此后,比特币中国向有关部门说明了情况。

BTC100虚假交易,日成交刷到4万多枚

知情人士透露,有关部门在对比特币交易平台BTC100进行检查之后发现,BTC100存在虚假交易的情况。该公司通过设计计算机程序在其平台上进行刷单,虚构交易,比特币日成交量曾达到4万多枚。停止刷单交易之后,BTC100比特币真实成交量日均仅有几十枚。

有投资者告诉新京报记者,在挑选比特币平台时,成交量是他们考虑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7月16日晚间,新京报记者登录BTC100,显示当日比特币成交量为0.006。就此,昨日新京报记者通过邮件、客服等方式联系BTC100方面,截至记者发稿尚未得到正式回应。

记者注意到,此前已有所谓平台人士伪造交易行情的先例。

据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刘刚、金海等犯诈骗罪二审刑事裁定书》,“btc-gbl.com”就是这么一家被伪造设立的比特币网站。

根据上述裁定书,为了骗取投资者信任,吸引更多客户到网站充值、交易“比特币”,被告方使用与该网站无关人员的身份信息,委托代理公司到香港注册了名为GBL(HK)LIMITED的公司,并虚构了公司股东架构、公司投资前景、公司注册地址等信息。

该网站提取国际比特币行情交易数据作参照,客户可通过充值人民币和比特币的方式在网站买卖比特币,网站收取交易手续费。此后不久,网站便推出网站与客户对赌模式,在该模式运营的前三个月,大部分客户均亏损,网站获利数百万元。然而,由于资金出现了紧张,该网站以各种理由限制客户提现、提币,并推出各种活动,以吸引投资者资金注入,最终案发,几位被告人以入狱收场。

两年亏十几万,投资者诉火币网操纵市场

新京报记者获悉,有关部门在对火币网的现场检查中发现,部分投资者因为爆仓而将火币起诉至海淀区法院,控告其操纵市场。据悉,海淀区法院已经以期货纠纷立案,并表示近期将着手审理此案。

据海淀法院网,原告陈先生认为,其受火币网工作人员推介和高杠杆诱惑,购买了比特币和莱特币,并以购买的比特币在火币网提供的链接网站上申请二十倍的相应金额,进行虚拟货币的二十倍杠杆期货交易。

“由于火币网的虚拟货币交易被火币网及内部人员操纵,并通过控制后台数据、虚假成交、突然拉升或下跌导致会员爆仓等方式进行虚假交易,导致陈先生在两年里亏损十几万元。”海淀法院网上文章称。

目前,火币网已经下线了杠杆交易,并开始征收交易手续费,但投资者提出,仍然存在一些“异常”行情。不少投资者认为自己被“割了韭菜”。

“以太坊之前开盘价竟然直接拉高到9999,远高于其他平台,这几天最低点又不到1000元一枚了。”新晋“入坑”的数字货币玩家张杰怀疑,是不是有庄家在操纵市场?

7月17日,火币网方面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已经按照监管部门的要求升级了反洗钱流程,而对于有投资者质疑操纵交易,火币平台仅作为撮合方,以太坊“9999”的价格是投资者市场交易的一个结果。对投资者起诉一事,火币网方面称尚未收到上述该案正式开庭的通知书。

挖矿暴富?有“矿池”偷“矿工”算力

在行情暴涨暴跌的环境下,数字货币挖矿的行业再一次走到了台前。“现在的行情跟2013年那阵子很像。”比特币玩家黄洪(化名)说,他曾经是一名“挖矿者”。

2013年,在多轮利好刺激下,比特币价格从2月份不到200元/枚,在11月冲上7000元的高线,涨了数十倍;12月5日,监管层明确,比特币不是法定货币并提示风险,此后比特币在半年内近乎腰斩,并长期在低位徘徊。

“我是看着它涨到2000、3000、4000。”说起当年的大牛市,黄洪仍有些“心痒痒”。

当年10月份,黄洪准备了10万块钱,准备辞职挖矿。

“一个矿机6个显卡,最后组了三台。”但他还是亏了钱,“电费一天一百。都是找那些便宜电的地方,等你把矿机的钱挖出来基本上矿机也就报废了。”

另一名入行较早的“矿工”杨冰(化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事实上,比特币计算难度上升迅速,加上电费消耗巨大,一般矿机的生命周期只有6-9个月,之后挖出的比特币价值可能还没法支付消耗的电费,就要报废了。”

随着比特币挖掘难度增加,比特币挖矿逐渐成为高投入、高风险的行业。据比特范网站提供的数据显示,预计8月15日上市的阿瓦隆A741新型矿机,每台售价6500元,每天用电成本16.56元,在目前每枚13000元的基础上,仍要1年半的时间才能收回成本。

黄洪和杨冰们还面临着“矿池偷算力”的可能。比特币挖矿,首先是记账,要想在众人中抢到记账权,需要解开数学题,计算机算力越强越有可能解开。记账后系统会奖励比特币。所以个人挖矿类似中彩票。因为是概率问题,所以矿工联合算力,能够获得固定收益。比特币社区出现“矿池”组织,即联合矿工的算力进行运算,收益按照矿工贡献算力的百分比分配。

徐洋(化名)曾从事过矿池的管理工作,据他介绍:目前矿池明面的盈利来源是分配收益时的手续费、对外出售算力等。“以目前占据全球18%算力的蚂蚁矿池为例,该矿池根据虚拟币种类不同,实行3%到5%不等的手续费。”

徐洋称,不规范的平台会偷取算力,矿池运营者有技术可以偷偷让算力在其他虚拟币上挖矿,来给自己牟利,这就侵犯了矿工的利益。

那为什么还能吸引这么多的矿工呢?在黄洪看来,“大家嘴里骂着骗钱,心里何尝不想靠这些暴富呢?”

业内:平台需规范,投资者需擦亮眼

虽然名字里有个“币”,但央行对于比特币的性质早有明确:2013年,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比特币作为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在前一天暴涨随后一度下跌20%后,2017年1月6日,央行上海总部、营业管理部(北京)约谈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所主要负责人,让其针对近期异常情况开展自查,并进行相应清理整顿。

1月11日,央行对三家比特币平台开展现场检查。1月18日,央行上海总部表示,“比特币中国”交易平台存在超范围经营、违规开展配资业务等问题;北京营管部则称,“币行”“火币网”违规开展融资融币业务,也未按规定建立相关反洗钱内控制度,此后三家平台陆续公告已暂停融资融币业务,并开始征收交易费。

根据三家平台的公告,目前三家平台均已落实央行要求,升级了有关系统,并逐步恢复了比特币提币业务。

对于目前数字货币圈的一些乱象,金融分析师肖磊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交易平台目前存在不少问题。

“首先是投资者因断网等造成的损失,无法得到赔偿。”他指出,交易平台虽然没有主动断网的动机,但相关约束条件不够,就算断网,也没有太大的法律层面的压力。

肖磊认为,这就导致平台本身只能靠自律来应对很多潜在有损投资者的问题,那些不打算长期做服务的平台,可能就容易故意制造问题,损害投资者利益,比如恶意跑路等。

国际层面上出现过多次平台的风险事件,包括被认为是全球最大比特币交易平台的Mt.Gox由于系统漏洞损失大量比特币,最终破产令不少投资者血本无归;国内也有玩家在比特币平台上被盗比特币的先例。

对于投资者,专家提醒,在面对所谓的“数字货币”面前一定要擦亮眼睛,包括近来异常火爆的ICO融资。

ICO即区块链企业通过众筹的方式在交易平台或某种场合发行自己的代币,换取比特币、以太币来实现融资的目的。

不少业内人士指出,同样存在一些人打着ICO的旗号,仅靠PPT、几个业余团队行“非法集资”之实。

“由于信息不对称,投资者在这些所谓的数字货币项目上要非常小心。”华为区块链专家黄连金说,“有些团队ICO成功也是虚假成功,它(平台方)先坐庄,把价格拉到很高,再把它抛掉。”

黄连金看好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和未来。他认为,结合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区块链拥有相当的潜力,但同时也给监管提出了新命题。

肖磊认为,区块链和ICO等技术,都没有问题,问题是,很多ICO都是现有这些交易平台给做的,相当于承销和宣传。“技术在整个链条上占的比重越来越小,因此(如果出现问题),该追究的主要还是相关从业机构。”新京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