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在中国迈出的第一步

1992 年胡启立、吴基传和陆首群一起合影

1992年,时任机电部副部长胡启立要我参与打破邮电垄断,搞国家信息化工作,他要找一个挂帅的人。这两点我是赞成的,但在当时的环境下做这两件事难度很大,作为领头人往往功业未成,就可能身败名裂了。他锲而不舍地一次又一次找我谈,说好多人都推荐你,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当时国务院已任命胡启立为电子工业部部长,吴基传为邮电部部长。我对胡启立说,你要打破邮电垄断,最好先与吴基传沟通一下。胡启立立即率电子部所有副部长加办公厅主任拜访邮电部,要我同行。胡启立、吴基传的第一次沟通气氛很好。

1993年的时候国内一颗电视卫星快要到期,有单位向时任副总理反映能否租用美国的一颗废星8号星作为备用,为此专门召开了会议研究。3月12日,胡启立部长带我参加这个会议,参加会议的还有国家经贸委、广电部、邮电部、人民银行等部门人员。

副总理十分重视信息化建设,随后就提出,能否考虑建设一个国家公用经济信息通信网。当时邮电部的朱高峰得知我在协助写会议要,就对我说最好写成建设“国家公用经济信息网”,不要“通信”二字。我说我无权删节副总理的讲话,是保留还是删节“国家公用经济信息通信网”的说法最终应由副总理来审定。

后来我们把 1993 年开始建设国家公用经济信息通信网称为“金桥工程”,应该说启动“金桥工程”是国家信息化的起步。根据后来报国家计委批准的金桥工程的立项报告,金桥通信网的内涵是数据通信网,也包括互联网,而金桥互联网提供两类互联网服务:一是接入服务,二是信息(contents)服务,包括电子邮件、远程文件传输、远程登录、信息浏览、环球信息及网络新闻服务。

1993 年初,我们正在抓金桥工程建设,这时胡启立与我们研究中国信息化要回答的两个问题,一是现在时机是否成熟,二是怎么样才能抓好信息化。这一年,胡启立在中央党校学习,邀请了党校的几位同学、地方官员召开座谈会征求他们的意见,参会的有上海市委书记、广东、福建、海南等省等。他们都认为中国现在抓信息化正是时候,时不我待,再晚就要丧失机遇。上海市委书记提出抓全国信息化靠哪一个部委都不行,必须由中央、国务院出面来抓,成立跨部门的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

1993 年年底,根据上述座谈会提出的建议并广泛征求各方意见,向国务院提议成立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国务院批准成立国家经济信息化联席会议,由邹家华副总理任联席会议主席,胡启立任联席会议副主席。

我向他们二位建议成立信息化专家组(随后,扩大为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并建议首批专家由各部委推荐,经联席会议主席审批后由国务院任命。鉴于叶培大院士德高望重,且是邮电部系统内部率先起来反垄断的专家,我建议由国务院直接聘任他为专家组组长,邮电部其他专家可由邮电部推荐。当时胡启立和我一起到邮电部与常务副部长朱高峰商谈。

1993 年 6 月 1 日,总书记视察中国人民银行沙河卫星站,李贵鲜行长、陈元副行长接待,胡启立带着我也参加了。总书记提出能否搞全民信用卡,就是我们后来所说的“金卡工程”。

1993 年 8 月 24 日,李岚清副总理说,经济信息通信网你们搞得挺好的,现在国家外贸是一块,包括海关、外经贸部、税务、银行、工商、外汇管理局及其他与外贸有关的单位,过去搞了一部分信息化,就是无纸贸易 EDI,现在看起来要把外贸信息用网络联起来,叫“外贸联网”,这就是我们后来叫的“金关工程”。

1994 年 2 月 1 日,国务院针对当时增值税偷税漏税的严重问题要求提出解决方案,副总理找胡启立谈,后来还找航天部刘纪原谈。航天部动作很快,迅速推出了“七联单发票”解决方案,并开了小型展览会。胡启立给我打电话询问,我说国际上好像有使用网络交叉稽核的,效果要比航天部手工做法的解决方案好得多。胡启立听了很高兴,希望我来抓一下,以吉通为核心把电子部有关人员组织进来,立即提出增值税网络交叉稽核解决方案,并向副总理报告,这就是早期的“金税工程”。

在金桥工程(即国家经济信息通信网)展开时,国家信息中心主任高新民他们给国务院领导写了一个报告,提出国家信息中心正在率领各省市建设全国信息系统,能否与金桥工程合作?在征询了我们的意见后,邹家华同志随即作出批复。

吉通搞三金工程、搞信息化,联通打破邮电垄断,运营新的电信网络效果明显。联通董事长赵维臣多次找我谈,希望与吉通合起来干。他又找胡启立,想通过电子部推动联通、吉通一体化,1993 年 11 月 18 日,电子部、联通的领导班子到吉通亚运村的会议室商谈合并事宜。

对此我是不同意的,我跟他们说,吉通和联通搞的事业都有很大风险,如果把全部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一旦砸了就全砸了。开了几次联席会议,后来他们同意了我的意见。再往后,电子部军工总监王金城通过胡启立找我谈,介绍长虹老总倪润峰来找我谈向吉通投资做无线通信,我考虑这样做不但铺大摊子而且增加风险。后来胡启立另外组织了一个搞无线通信运营业务的华通公司。

邹家华副总理出席 1994 年 9 月 12 日金桥工程在全国二十四省市启动的签字仪式
创建中国互联网从破除垄断开始 邹家华副总理出席 1990 年“北京信息通信活动周”开幕式

创建中国互联网这个事情,一些人都说自己是“创始人”。其实,在中国创建早期互联网,必须突破三道关口:一是要打破邮电部对电信物理载体的垄断。因为互联网是建立在电信物理载体(光纤、卫星或无线)之上的,而电信物理载体当时是被邮电垄断的,如果不能打破邮电部对电信物理载体的垄断,互联网是建不起来的。

二是创建互联网并使之运作起来要取得国际互联网当局授权与分配资源(域名、地址等),而当时的中国政府(授权由国家经济信息化联席会议办公室统一对外和管理)正在与国际及亚太的互联网当局洽谈对中国互联网资源分配以及申请、申批、授权的合作事宜,国内任何个人、企业或单位都不可能绕过这条渠道而把互联网创建并运行起来。

三是中国早期互联网起步时无法可依,而运行“牌照”要由邮电部来颁发,如果不打破邮电部垄断,及时立法,互联网是创办不起来的。而且创建中国互联网是要建一批,不是一个;要体现互联互通、开放、自由、共享、协同等互联网特征,互联网运行当然要讲究安全,开放和安全要做好平衡。当时一些人对此没有思想准备,幻想建立一个垄断封闭的网络,那是不行的。

所以创建中国互联网的过程伴随着思想解放的过程、反对封闭垄断的过程、重视安全并做好开放与安全平衡的过程。

1993 年 10 月,我们到美国去考察,IBM 给我们演示了互联网。

早期互联网始于 1969 年的美国,其实我们早在 1990 年 7 月也就在北京搭建“互联网”。那时我任北京电子振兴办公室主任,和周宏仁合作(他原来是国家信息中心常务副主任),一起合作的还有北京电信管理局总工程师高星忠。那时邮电部从法国引进了 X.25 分组交换网,我们想把各有关部委、地方的信息平台用数据网络联起来进行信息交换,就相当于互联网。

当时我们搞了一个“北京信息通信活动周”,由国家信息中心、北京市政府、外经贸部、中国科学院、北京电信管理局、国家旅游局等单位合作,进行信息共享和交换。活动周请来了邹家华副总理、国家科委常务副主任蒋民宽、机电部副部长唐仲文、邮电部常务副部长朱高峰,还有北京市的两个副市长陆宇澄和吴仪,科学院副院长胡启恒等等,举行了一个仪式。

1994 年 4 月 20 日,国家经济信息化联席会议第二次会议召开。科学院周光召院长携专家王心刚(NCFC 园区网设计组负责人)与会,为中美自然科学基金会商定以电子邮件进行业务联系事宜,需租用邮电部 64KBPS 国际联络道,而邮电部一直未予同意,这次周光召的与会请求得到联席会议主席邹家华副总理支持。在会议开始前,邹家华找朱高峰要求帮助解决,朱表示会后回去就办。

需要补充的是国内早期在探索建立互联网过程中,一般是利用国外在华延伸设置的 IP 地址、国外(也有国内)提供的国际专线、以点对点的通信和专项业务合作方式,以及利用国外接入国际互联网的便利条件,在不完整条件下在国内进行试运行,事例如下:

 

1、1986 年五机部钱天白研究员所在的北京计算机应用技术研究所与德国卡斯鲁厄大学合作以国际专线联网,1987 年 9 月 14 日从中国向德国发出第一封电子邮件,揭开国内使用互联网电子邮件的序幕。

 

2、1988 年 12 月清华大学校园网胡道元教授从加拿大 UBC 大学引进采用 X.400 协议的电子邮件软件包 , 开通了清华与 UBC 之间电子邮件应用。

 

3、1988 年中科院高能所许榕生研究员采用 X.25 协议使该单位 DECent 成为西欧中心DECent 的延伸,实现计算机国际远程联网,及国内与欧美电子邮件通信。1991 年中科院高能所与美国斯坦福(线性加速中心 SLAC)开通电子邮件。

 

4、1989 年 5 月中国研究网(CRN,由电子部 15 所马如山研究员负责,包括 30 所、交大、复旦、东南大学等单位)与德国研究网(DFN)联接发送电子邮件,进行文件传送和目录服务。

 

5、1994 年 4 月 20 日 由 中 科 院、 清 华、北大合作建设的园区网(NCFC)通过租用64KBPS 邮电部的国际专线,并经 sprint 网接入国际互联网,与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联接(中美科技合作联委会中方代表胡启恒副院长提出双方通过接入互联网沟通信息获美方响应)。NCFC 实现了与国际互联网全功能联接。

 

6、1994 年 6 月 28 日北京化工大学与日本东京理科大学开通与互联网联接的 64KBPS 试运行专线。

 

7、1994 年 7 月吉通公司与香港盈科公司合作开通 256KBPS 卫星专线,在金桥网上试运行互联网业务。(邹家华副总理在首信网络中心观看传送电子邮件业务和香港维多利亚港视频实时通信)。

 

8、1994 年 9 月中国邮电部与美国商务部签订协议开通通过Sprint公司两条64KBPS专线(北京、上海各一条),开展互联网业务试运行。

 

大概在 1994 年六七月份,我在北京会见了国际互联网当局负责人,他主要谈了三点意见。第一,从现在开始,互联网开始了商业化运行,可以预见互联网上运作的商业信息将有可能超过教育科技信息,互联网将更加通俗化,更加普及。第二,中国现在还没有启动互联网,而来互联网总部谈建设互联网的中国人很多,他们好像都说是代表中国的,我们不知道谁是真正代表中国的。第三,国际互联网希望和中国合作,我们支持你们把中国的互联网建设起来。

我们对此进行了整理汇总并结合国情调查,向国家经济信息化联席会议进行汇报。

1994 年 12 月 30 日,邹家华主持国家经济信息化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会上决定要筹建中国互联网,并指示由联席办组织成立一个跨部门的筹备小组;会议重申要改变互联网多头对外、杂乱无效的状况,由联席办负责统筹规划统一管理。统一申办、分配互联网域名、地址资源及牵头与国际互联网当局洽谈合作事宜。

大约 1995 年 6 月下旬,在美国夏威夷召开全球互联网大会,本来是由我组团去的,因为“三金工程”正在起步离不开,我就派钱天白当组长率团去了,行前我向邹家华副总理请示并交待钱天白,对国际互联网当局称他是代表中国去的。结果钱天白铩羽而归,据说邮电部也派了一个代表团,也说是代表中国的。后来发现他们的依据是国务院领导的一个批示,这个批示是 1995 年6 月 12 日在中宣部 41 期简报上作出的,责成邮电部来建设、管理互联网,并由邮电部起草一个暂行管理办法,该法规可由邮电部来颁发。

当时业内大多未获知这个信息。胡启立得知后感到问题严重,晚上打电话给我,我说有必要向总理汇报清楚此事,我可为你起草给总理的报告。我起草的这份报告胡启立一直压着不发,后来我才得知他曾给国务院领导写过几封信,要求把整个数据通信网络运营从编制上由邮电部归口管理划到电子部,遭到国务院几位主要领导的否决,所以他不好意思单为互联网反垄断的事再给领导写信了。几天后我又接到胡启立来电,说近几天内邮电部将对外宣布建立互联网并颁布管理办法。

事态紧急!此时此刻不容迟疑,我在 7 月6 日给国务院主要领导写了一封信,提出互联网建设及管理办法不应交给邮电部独家来办,大家担心邮电部可能借此机会由电信垄断跨越到信息交换进行垄断性经营;我还说电信垄断现在正在打破,如果把互联网交给他们再形成垄断,将会窒息互联网,并影响其他部门、地方和单位的利益和积极性,这样也不利于国民经济信息化的进展和民族工业的发展。我要表达的有反垄断的意思,也有去中心化的意思。

国务院领导的民主作风很好,在收到信后立即把原来的批示收回,新批示是在收回的原批示上修改的,新批示请邹家华等两位副总理组织各方有关人士来研究中国互联网的建设和管理问题。

中国互联网的管理办法出台 1995 年 8 月 15 日由联席办主持召开中国计算机信息网络(互联网)及国际联网研讨会

1995 年 7 月 18 日,两位副总理商议后召开会议,贯彻批示意见,研究中国互联网建设和管理问题。

出席会议的有国务院副秘书长、邮电部、电子部、中宣部、外宣办、联席办等有关负责人。

邹家华副总理说:邮电部做了很多工作,联席办也做了很多工作,各自都提出了管理办法。下面由联席办牵头,组织各个部委(电子部、邮电部、安全部、中宣部、国家教委、中科院等)研究中国互联网如何建立及国际联网问题,提出互联网管理办法,(要吸收邮电部的管理办法里面有益的东西),最后报国务院批准颁发。邹家华还说,联席办可不是电子部,它是联席会议的日常办事机构,向联席会议负责。在互联网建立之前的过渡时期,由联席办统一和国际互联网当局进行联系和安排。

1995 年 7 月 23 日,由国务院组建中国互联网及国际联网管理规定起草小组(即中国互联网筹备组),其成员有:国家经济信息化联席会议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陆首群(负责人),邮电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刘彩、电政司处长徐木土,电子部计算中心主任和骆鸿德博士,中国科学院宁玉田局长、钱华林研究员,国家教委吴建平教授、李星教授,五机部钱天白研究员,以及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安全部、公安部等部委有关人员。

1995 年 7 月 28 到 29 日,筹备组提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互联网)及国际联网管理规定(暂行)》;提出了创建四个中国互联网,即电信网(CHINANET)、金桥网(CHINAGBN)、教育网(CERNET)、科技网(CSTNET),并提出创建中国互联网信息管理中心(CNNIC)。必须指出,筹备组在进行内部讨论时争议是很激烈的,最后创建四个互联网的建议是由邮电部代表刘彩(在请示吴基传后)提出的,刘彩还强调电信网和金桥网是可以向社会开放进行商业运行的互联网,而教育网和科技网只能运行内部科教资源的互联网(不能对外进行商业运行)。

1995 年 8 月 15 到 16 日,由联席办主持召开国际互联网研讨会(中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及国际联网研讨会),1995 年 8 月 16 日,联席办与国际互联网当局及亚太互联网管理中心就互联网资源(域名、地址)分配、授权以及中国互联网与国际互联网合作问题进行会晤,并签署MOU。国际互联网当局代表有常务理事村井纯(Jun Murai)、亚太互联网管理中(APNIC)主席戴维 • 康纳特(David Conrad),中方(联席办)由陆首群牵头。

在会上国际互联网当局决定给中方赠送一条2 兆 bps 的国际联线,从中国到日本,再到美国。

1995 年 8 月 19 日,根据国家信息化联席会议的指示,由联席办向 26 个部委、企事业 43 位专家、主管汇报互联网及国际联网管理规定草案,以及拟建设四个互联网和 CNNIC 情况,扩大讨论,征求意见。在跨部门座谈会上绝大多数部委的专家、主管明确表示,不赞成把互联网纳入一个部门管理的垄断模式中,赞成草案中由国家联席会议主持、联席办主管的拟建多个互联网的模式。

1995 年 11 月 7 日,由邹家华副总理主持召开国家经济信息化联席会议第四次会议,审查互联网及国际联网管理规定,拟建的四个互联网和CNNIC,中方与国际互联当局签署的 MOU,对起草工作给以肯定,决定将其以国务院法制局名义报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家科委、国家教委等部门认为,国家经济信息化联席会议第四次会议审查通过由筹备组提出的这个草案,对于打破邮电垄断,建设发展互联网,推进国民经济信息化有划时代的重要意义。

1996 年 1 月 15 日,李鹏总理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及国际联网管理规定(暂行)》(即中国互联网管理规定),以及批准建立四个中国互联网和中国互联网信息管理中心,并签字后交新华社向全世界公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