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试验“一键断网”,“猫鼠游戏”难度升级

5月,北京的一家网吧。周二,中国测试了一个新方法,可以迅速关闭为绕过网络控制提供工具的网站

上海——这一次的断网不同寻常,来得也毫无征兆。

中国的审查机构周四试验了一个新的关闭网站、让中国互联网用户与外界隔绝的办法。这次审查演习的目标,是很多中国人用来挫败该国庞大的在线审查系统的工具,但一些互联网公司称,演习也随机影响到了一些网站。

北京的一家网络视频公司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应用和网站毫无征兆地掉线大约20分钟。据该公司技术团队的负责人介绍,公司被切断服务的方式——连接其服务与互联网世界的电子栓绳被中断——表明,这不只是一次技术中断。因为担心遭到报复,这名负责人要求不公开自己和公司的名字。

中国官方未对这次试验发表评论,也没有迹象表明他们会再次使用该系统。但如果用,可能也完全不足为奇。

中国发起了一场互联网运动。这场运动表明,它对网络审查的看法发生了深刻的转变。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中国政府似乎满足于用各种办法阻止大多数网民浏览或使用它不喜欢的东西,比如外国的新闻机构、Facebook和谷歌(Google)。专家称,对技术达人或真正下定决心的人来说,中国通常容许一点余地,使得网民和审查机构玩了十多年的猫捉老鼠的游戏。

一个孩子在玩《王者荣耀》,这是一款大受欢迎的视频游戏,由中国的腾讯控股开发。

现在,当局把目标对准的,正是很多人用来避开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的工具。最近几天,苹果(Apple)已从中国区应用商店下架了许多VPN(虚拟专用网络)应用,亚马逊(Amazon)在中国的合作伙伴则警告其云计算服务的客户不要在它们的网站上托管这些工具。过去两个月里,许多极受欢迎的中国VPN被关闭,两个用户众多、提供外国影视节目的网站也被清空。

这种转变可能会影响到从研究者到企业的大批用户。专家称,这表明中国越来越担心互联网的力量。

“打击力度似乎加大了,但互联网的力量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了,”著有《我知道谁是我的同志》(Now I Know Who My Comrades Are)的艾米莉·帕克(Emily Parker)说。该书介绍了互联网在中国、古巴和俄罗斯的影响力。“北京对互联网的打击与互联网在中国的影响力相符。”

专家称,中国还没用全力打击,很多情况下猫鼠游戏仍在继续。上周,在苹果的下架举动过去一天后,中国社交媒体上的用户开始转发一种获得这些工具的方式。这个办法非常简单,就连不懂技术的人都可以用(把个人的应用商店注册在那些VPN应用依然可用的另一个国家名下)。

但周四的试验还是表明,中国希望这种能力能够让游戏朝有利于猫的方向发展。

周四,大批中国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在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网站或电子邮件中表示,中国安全机构会测试一种新方法,找到托管或使用非法内容的服务网址。这些公司说,一旦找到,当局便会要求互联网服务供应商让自己的用户停止。它们说,如果用户坚持,服务供应商和中国官方便会在几分钟时间里切断他们的连接。

中国公安部没有回复通过传真发送的置评请求。

研究表明,用VPN和其他类型的软件避开防火长城的中国网民人数介于几千万到远超一亿之间。尽管对外国电视节目和色情内容的封锁挡住了很多人,但对中国大批精通网络的网民来说,这只是小小的挑战。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着已持续数年的新一轮互联网管控,但他也认为,科技和互联网对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随着网络空间对中国当下变得更为息息相关,政府的管控也在升级。

目前难以得出新举措的范围,因为很多网民和企业不会公开讨论此事。他们害怕站在中国政府的对立面。但一些频繁使用网络的用户说,避开管制措施变得越来越难。

一名在美国留学、回中国过暑假的学生说,她的VPN被禁。她说,她把那段时间当作一种远离社交媒体的冥想,并在Facebook上留言告诫朋友自己为什么成了“失踪女孩”。

中国某大学一名环境工程专业的博士生说,没了谷歌,做研究的难度增加,尽管他所在的大学已经找到了替代的出版物,这样学生就不用总是需要网络了。后来,这名学生说,他找到了一个避开防火长城的新办法,但他没有透露这个办法是什么。

密切关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人士说,一些VPN依然可用,并且中国可能仍会采取更多措施,加大打击力度。

“我们的确认为如果政府已经决定这么做了,它现在关闭的VPN应该多得多,”网站VPNData的发言人说。该网站创立于2015年,旨在帮助中国用户找到可用的VPN。

“如果政府放出的猫多了,老鼠的日子就会更难,”这名发言人说。因为该团体在中国工作的敏感性,此人不愿公开姓名。“我猜他们没有这么做是因为需要给网民或企业一些空气呼吸。”

中国对网络的打击通常是周期性的。当前形势在一定程度上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场关键会议,即今年秋天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即将召开的结果。五年前,也是在一次类似会议的前夕,VPN遭遇当时尚没有先例的中断。

与经济政策或外交事务高度类似,中国的审查制度也属于一个复杂且往往并不完美的政治过程。分析人士称,在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政府部门有压力,觉得需要表现出在有问题时,它们能高效行动,或有能力介入。

“所以这对VPN来说肯定还不是世界末日,”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的全球技术负责人保罗·特廖洛(Paul Triolo)说。

“只要用户所面临环境的复杂程度增加了,以及令中国可以在北京所选择的时间、地点更好关闭使用VPN的新能力和手段,”他说。

中国民众学着应对这些难题的年龄在降低。今夏早些时候,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开始限制18岁以下的人玩颇受欢迎的网络游戏《王者荣耀》的时间,规定未满12岁者一天只能玩一个小时,12到18岁之间者每天两个小时。

于是,中国青少年找到了一个老办法:用假身份证。

“《王者荣耀》受限?有兴趣找一张18岁以上的身份证吗?”最近出现在中国社交媒体上的一则广告写道。“没问题,联系获取低价身份证。”纽约时报中文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