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资繁忙 日本喜忧参半警戒

东京路边灯柱上贴着带二维条码的广告,写着“触一下,有便宜拿”

以信息技术(IT)消费、服务业为主的中国企业最近繁忙落地日本的新闻,引发日本许多关注和议论。对外国企业,尤其是中国企业投资日本和带来新事物,日本观感复杂。

中国摩拜(Mobike)单车周二(8月22日)在北海道札幌举行了共享单车服务启动仪式,札幌市长等当地政府出席了剪彩活动。

在北海道这样地大人少的地区,共享单车受到一些游客欢迎,半小时50日元(约3元人民币)的定价是贵还是便宜,游客们众说纷纭。

三周前,中国最大民宿网“途家”在日本宣布,与日本网购大企业“乐天”旗下的Lifull Stay公司合作,准备明年1月日本解禁民宿管制后,正式投入服务。

“途家”预定今年内在大阪成立分公司并开拓民宿和客源。“途家”COO(首席运营官)杨昌乐8月2日在东京笑容满面地说:“在中国旅客热门的旅游地日本,我们选择了最合适的伙伴。”

一周前,中国网购大企业阿里巴巴预定明年春天起在日本全国铺开“支付宝”手机结账业务的消息传出。事实上“支付宝”已开始像落定日本的中国“银联”一样,正被日本一些商户接受,东京广播系统电视TBS日前播出在某夏日海滩小卖店也能使用支付宝的新闻。

这个月起,中国大型网络旅行社“携程网”在东京车站附近开设了服务专柜,为每年几百万访日旅游的中国顾客服务。

此外,以往投资日本的主力-中国制造业也有新动态:生产手机的“华为”和生产家电的“海尔”正在日本扩建技术研究基地和招聘日本开发技术的人材,华为投资50亿日元(约3亿人民币)在东京郊外的千叶县船桥市建设新研究、制造基地并登报招聘“电机业界品质管理经验5年以上”和“开发精密自动化设备10年以上经验”的人材。

2012年收购了日本“三洋”电机家电部门的“海尔”委托日本机构征求能提供海尔生产技术的日本企业。据《周刊Diamond》披露,中国企业在日本争夺人材的薪价约是日企招聘均价的150%。

舆论基调善意 包括日本官方电视台NHK在内,日媒至今基本持着好奇新鲜事物和消费者多一种选择的角度,目不接暇地看待这一波中国投资热并诧异日本发明的QR Code(汉语称二维条码、行动条码等)不仅花落中国,而且演变成中国人电子结账的主要手段再出口日本。

大部分报道也指出,中国投资日本IT消费、服务等新行业主要是伴随中国访日游客迅速增加,所需电子结账方式而落地日本。但不少传媒也相信,中国IT消费、服务业投资日本,也期待开拓日本市场。

国际贸易投资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增田耕一郎说,中国投资日本基本从2000年开始,“初期投资日本的中国企业主要是为了做离岸订单,而IT业主要以设计到测试阶段的低价格为武器,向日本企业施展营业攻势。

但近年中国IT业更谋求日本持有高水准的服务顾客能力和品质、生产效率管理等,以增加自身竞争能力,同时也含有在日本就能拥有‘名牌力’,有利于进入其它亚洲市场的目的。”

增田以1996年就早早投资日本的北大“方正集团”为例,指出开发制品,从设计到测试,中国人材济济,但细心应对、准确把握顾客需要,则是日本人的强项。

他认为中国IT业今后还会增加投资日本,而日本也应超越国籍,把握机会,团结各国高手,一致谋求更高目标。 价值是非相异 但日本不少舆论质疑电子支付方式。

开始在日本使用的支付宝等中国电子支付系统,目前只与中国国内银行挂钩,服务对象是访日中国人和在中国有银行账户的日本人,今后要在日本推广,必须找日本的银行合作。

阿里巴巴似乎正与日本的银行洽谈,但在日本这个高龄社会、老人不用触屏电话的现状中,前景有多大,质疑声高。 泡沫经济时期,日本人不乏在国际上“腰缠万贯”或“一掷千金”的购物故事,这种被国际视为“土豪”的作风,在日本却象征着“气派”。

日本至今维持现金支付主流,乡村还常见最原始的物品交换方式。大金额支付通常是银行转账或汇款,不用支票。

在欧美几乎已是人人皆有的信用卡,在日本的普及率至今只约4成。信用卡支付被视为“赊账”,一般只用于网购,预定等网络作业,近年虽有年轻人在超市用信用卡支付,但目的主要是赚积分,而在身后排队付款的老年人眼里则是“穷得连这点钱都付不起”。

就算是金卡,在日本也仍是“赊账”形象,除了都市,各地乡村基本不接受。 日本汽车零件制造厂Denso1994年发明二维条码,至今在日本广泛运用在下载信息,不与银行账户挂钩,一般日本人很难相信电子支付安全,认为电子支付充满危机。比特币(bitcoin)更不入日本支付流,近两年只作为一种投资或投机运用手段相对扩大。

对于中国流行电子支付手段,网络上有博客称:“这是因为中国伪钞很多,现金反而不安全”、还有人说:“要想在日本推广电子支付,除非比现金便宜,比如一碗800日元的拉面,电子支付700日元的话,我才会考虑。”

警戒政治风险与迄今为止所有中国企业甚至中国人投资日本,都难免日本社会怀疑和警戒一样,不少舆论也指出,中国企业都与中共有关,中国当局随时能插手,所以对IT业,怎能放心把企业或个人信息交给中国企业、冒政治风险。

经济界最大报纸《日本经济新闻》在报道“中国企业投资日本繁忙”中,半喜半忧地说,2016年中国直接投资日本4372亿日元(约260亿人民币),“谋求日本名牌和技术的中国企业曾主要收购制造业,现在已向消费和服务业扩大,日中关系虽有不安定等风险,2017年也可能是‘红色经济圈‘涌入日本的高峰。”

此前4天,《日经》曾在头版头条刊登记者发自广州的报道,以“中国企业‘党的介入‘明文化“的大字标题,说明经该报独自调查,中国288家上市企业今春起纷纷修改了企业规定,明文记载”承认以党为中心的地位“、“重大经营决策以事先听取党组织意见为优先”、“公司最高领导人由党组织领导兼任“等,报道称“此举对外资来说,与中国合资的企业风险可能上升,具全球规模的企业还可能与国际秩序发生新摩擦。”

2012年后,中国人在日本热购有水源的土地、山林终于演变成政治问题。虽然不少报道指出,这一投资背景是中国食水紧张和水质恶化,导致中国人看好日本水源将来有利可图。但不少舆论指此一状况可能导致日本水源被中国人垄断,危及日本安全。此后各地政府陆续宣布,禁止外国人购买有水源的土地和山林。

近年日本人也开始警惕中国人买房地产,不仅因为日本自卫队基地、驻日美军基地周边总有中国人买房,而且认为中国人有了产权,如建大片围墙,禁止日本人进入,“那就与侵略无异”、“日本人不能买中国房地产,为什么允许中国人买日本房地产?”

2016年与中国关系密切的台湾商人郭台铭收购日本夏普(Sharp)家电公司,也令日本警惕高科技流向中国转换成军用的政治风险,以至于今年东芝有意出售半导体分公司,经日本政府干预,断绝了出售给郭台铭或中国企业的可能性。

政商界限不清 不过《周刊Diamond》6月报道中国半导体大型企业“紫光集团”旗下的XMC高价收归了前东芝高级工程师白田理一郎,从而使得XMC开发半导体业高难度的3D-NAND闪存技术发生突飞猛进的进化。

报道说,紫光集团背负着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推进中国半导体开发的愿望,2015年有意出资230亿美元收购美国微软技术并成功参与了威腾电子公司(Western Digital)15%股份。

周五(8月25日),《日经》报道,威腾以1.9万亿日元(约17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东芝半导体分公司的谈判接近尾声,显示中国迂回美国间接收购东芝半导体的可能性。

对于中国企业繁忙投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政权和日本政府至今没公开表态。甚至对华为这类遭美国拒绝投资的军方背景企业,日本也没有限制的规定。

不过《周刊Diamond》7月又披露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5月为了与习近平会谈访华时,曾与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午餐。席间马云称,阿里巴巴将设一个团队,研究把安全、安心的日本农产品在中国网络上销售。

参与了午餐会的自民党国会议员长崎幸太郎事后说:“马云的发言与中国政府高官有很多重叠部分,让人感觉到马云与中国政府的关联。”

在国际化时代,谁也不能说、不敢说反对外国投资。但日本人意识里,中国大企业是政治企业;中国大商人是政治商人;甚至有钱中国人的财源似乎都挺可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